银河娱乐网站

推荐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师资队伍>>学人风采>>正文

严薇青


2015年12月30日 08:11  点击:[]

1.jpg

 

2015年的第一场大雪过后,我与家人来到山师大校园拍照。

在雪覆冰雕的苍松掩蔽下,教学楼嵯峨巍然屹立。随着孩子们移步取景,突然,我的心被眼前的文史楼攫住了――这里曾是父亲严薇青教授执教近50年的地方啊!

作为山东师范学院建校创始者之一的他,从建校起便出任中文系主任,担任繁重的教学和管理工作。在这里,他不负重任并获得很多荣誉:山东省人大常委、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作协副主席、济南市政府文化顾问、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我们家还曾获得山东省政府授予的首届教育世家称号……然而,一向具有谦谦君子之风的父亲却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教书匠,恰如其名“薇青”――人微言轻,只是尽心尽力去教书做学问,没有误人子弟罢了。

父亲严薇青就读于北京大学。大学三年级所撰写的论文《红楼梦作者家世的新材料》已引起学术界关注,时隔40年之后仍有极高的研究价值,1976年被人民文学出版社收入《红楼梦研究资料》。

2.jpg

1936年自北京大学毕业后,他先被燕京大学国文系主任郭绍虞先生聘为助教,抗战爆发后回到家乡,曾在济南一中、齐鲁、正谊、懿范中学和山东政治学院、华东大学、山东师范学院执教61年,可谓桃李满天下。当代名士欧阳中石、冯中一、孔孚、徐北文教授都是他的学生。欧阳中石先生曾为父亲题诗:“愧对先生称不肖,空沾雨露不成苗,从来百草分良莠,宰我不堪细细雕。”

1950年山东师范学院创建,父亲出任中文系主任。除了忙于行政事务,他还坚持在教学第一线授课,讲授古典文学、语言文学概论、现代汉语、工具书使用法等多种课程。他治学严谨,课堂上从不夸夸其谈,却于朴实无华中旁征博引,深入浅出,加深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其间传为美谈的是他的板书,字迹遒劲,“唐笔晋韵,潇洒俊逸,卓然成家”(李继曾《作为书法家的严薇青先生》),下课后学生们舍不得擦掉,留在黑板上临摹……为此,在父亲倡导下,山师中文系于全国高校率先开出书法课,进行书法研究。上世纪60年代《大众日报》文艺副刊“丰收”专栏的题签亦出自父亲之手。

3.jpg

身为山东著名教育家、学者的父亲,在教书育人的同时,始终坚持学术研究,笔耕不辍。他从上世纪30年代中期跨入古典文学研究领域,对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柳宗元、曹雪芹家世与《红楼梦》《聊斋志异》《老残游记》及鲁迅著作等研究都有新的开拓,更以研究古典文学《老残游记》《聊斋志异》的科研成果闻名于世。

 建国初期,受极左思潮影响,有人全盘否定《老残游记》,说它是一部“反动的书”,作者刘鹗是“汉奸”、“反动政客”,“致使《游记》在国内消沉多时,研究者亦多遭受池鱼之殃。薇青先生独屹立不惧,仗义直言。”(刘蕙孙《严薇青文稿•序言》)父亲以历史事实为依据,在1962年《文史哲》第1期上发表了《关于的作者刘鹗》的文章,客观全面地对《老残游记》及其作者进行分析。此文先后被《光明日报》《文汇报》转载,并开辟专栏展开辩论,在国内及国际学术界引起轰动,后来却成为“文革”中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的重要罪名之一。即使如此,父亲亦无怨无悔,没有趋炎附势,没有随波逐流,依旧锲而不舍对《老残游记》进行研究,并且又有新的突破。学术界公认为:“建国前后,对《老残游记》研究的深、广两方面均有进一步发展,薇青严生最为巨擘。”粉碎“四人帮”之后,父亲注释的《老残游记》首版12万册,再版22万册,并有缩写本、绣像本、新注本、台湾版本问世,还被译成德、日文出版,是目前中国《老残游记》注释版本最多、最权威的专家。他以高尚、正直的人品和严谨务实求真的学品、文品,赢得了学术界的盛赞。  

5.jpg

作为1952年成立的蒲松龄著作研究小组成员,后为山东省蒲松龄著作编辑委员会副主任的父亲,1953年曾专程赴北京各大学图书馆及文化部搜集有关蒲松龄著作版本的情况,并发表《1953年在京所见蒲松龄著作简表》,为蒲松龄著作研究奠定基础。其后又著有《抄本留仙文集校录》《聊斋俚曲中的山东方言词语和歇后语》《乡园忆旧录中有关聊斋资料笺证》等专著,是对蒲松龄和《聊斋志异》研究的重大突破。“文革”中他因此被冠名“鬼怪专家”,家中收藏的各种《聊斋志异》版本或被抄走或付之一炬,然而父亲并没终止对蒲氏及《聊斋志异》的研究,1984年出版《聊斋志异选》(合著)及其它有关《聊斋》的论文专著。“他在这一学术领域中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始终处于学术前列,引起世人瞩目,被誉为新中国成立后从事蒲松龄及《聊斋志异》研究并取得重大成就的学者之一。”(赵耀堂《学品人品相映辉》)

6.jpg

步入晚年,父亲含着对家乡济南的爱之情,开始撰写文史专著。正如济南文史专家张昆河先生所说:“薇青教授,青年为济南名士,中年以后是国内外知名的学者,老年是名重齐鲁的耄宿。他生在高校教,道解惑六十余年,门墙桃李遍天下。他在授与研究古典文学,勤于著述以外,在含着国家爱济南的情,以余力所写的《南掌故》《南地名漫》《琐话》等书,已是南地方文史笔的名著。”

哦,光阴似箭,父亲自1997年去世至今竟快20年了,然而他所撰写的著作却永存世间,不断再版:

《济南掌故》19858月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11月济南出版社再版,200210月第三次印刷,20118月济南出版社出版列为“济南历史文化读本”,此书先后再版4次,开济南文史研究之先河

《老残游记注释》齐鲁书社出版,1981年首版12万册,1985年再版印刷22万册;1989年德国慕尼黑出版社翻译出版;《老残游记注释》199710月台湾建安出版社出版;《老残游记注释》缩写本199810月齐鲁书社出版;《老残游记注释》绣像绘图本20029月齐鲁书社出版;《老残游记新注》20046月济南出版社出版,201110月济南出版社再版;

《济南琐话》19978月济南出版社出版,19999月再版,200210月第三次印刷;

《泉城百年•老照片》19998月远方出版社出版;百余篇有关济南文史研究的文章被收录多种报刊、杂志……

作为一名文学工作者,我深知当前社会上出书难的苦衷,而父亲在去世十几年之后,还有这么多著作能一再出版,不能不算一个奇迹!这个奇迹的创造,不仅因为他的美文深受读者喜爱,更因为这些佳作 “具有极高的文学与历史研究价值,堪为传世之作!”(戴永夏《片语寸心》)

……就在我这漫无边际的遐想之际,从文史楼门厅内传来欢声笑语,一群学生簇拥着他们的老师向门外走来。而这位已是博导的老师与我熟识,因为他是父亲当年的学生之一。

蓦然间,我记起了父亲的另一位学生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张守常教授为父亲执教60周年的贺词:“湖山风雨人长寿,风也耕耘,雨也耕耘,风雨耕耘日日新。无言桃李期何有,桃也成林,李也成林,桃李成林处处春。”

是的,父亲一生治学严谨,认真行文,辛勤育人,虽然他自谦是人微言轻的“教书匠”,而这位执教60余年的老“教书匠”,为人师表,薪火相传,风范永存,如今早已是“桃也成林,李也成林,桃李成林处处春。”


7.jpg


本文为严薇青教授之女严民女士所撰,原题为《人微言轻 风范永存――忆父亲严薇青教授

关闭